查看个人介绍

来年大雪封山的时候,我还在西伯利亚等你。

【盾铁】托尼斯塔克有辆红色特斯拉(给你们的车)

MCU世界,双向暗恋

OOC有,NC17有,HE

小甜饼,有一小丢丢的锤基,绿寡和探鹰,就是不注意的话发现不了的那种

有生之年更文系列




美国队长不喜欢开派对,众所周知。

钢铁侠喜欢开派对,众所周知。

其实对于沉睡了70年的史蒂夫来说,令他讨厌的并不是派对本身,而是来参加派对的人。对于开派对这件事,大厦里其他复仇者持与美国队长相同的意见。他们必须得忍受一些衣着性感(史蒂夫更喜欢用暴露来形容)并且涂了各种颜色眼影指甲油还有红红的口红的女人们在他们住的地方招摇过市,或者是一些看起来衣着得体彬彬有礼但实则在派对快结束时随便抱一个女人就开始在吧台下做爱的男人。说道这个,娜塔莎就在路过卫生间的时候撞见过一次,那个男人砰砰砰地撞着,女人叫的声音大极了,要不是娜塔莎亲眼所见,她可能会以为大厦被人入侵了呢。

可是看起来,托尼倒是很享受在派对上那种被镁光灯,重金属音乐和众人包围的感觉。他喜欢在灯光流转之间一只手摇摇晃晃地端着一杯加了冰的人头马,一只手搂着不知是第多少期《花花公子》的封面模特,然后扭着他那在西装裤下被绷的圆圆的屁股走来走去和各种女人调情。其实一开始史蒂夫并不觉得这有什么,毕竟做什么是托尼的自由,并且托尼喜欢那样做,但自从一次他在派对结束准备和其他复仇者们回自己房间时在电梯隔间碰到托尼在和一个不知名女模特做爱后,史蒂夫就完全拒绝参加托尼的任何派对,并且几个月来一直致力于阻止托尼开任何派对。史蒂夫敢肯定,连旺达都看到托尼露在女模特身体外的那部分了,那真是噩梦。而当时跟在美国队长身后的众人——

克林特,班纳博士,来自阿斯加德的索尔和洛基,娜塔莎,山姆以及旺达和幻视估计没有一个人能忘记那个诡异的场面——

美国队长带头走在大伙前面进了电梯隔间,然后他突然怔住,好像脚被万能胶粘在地上了似的,于是这直接导致了排在队长后面有点微醉了没看路的克林特直直撞在美国队长坚实宽厚的背上(噢那可真够疼的),在克林特揉着鼻子抬头准备说出一个F开头K结尾的单词时他也愣住了,接着那个单词从他嘴里溜出来时就变成了“Emmmm”。然后那个平时温和无比的美国队长突然转身,脸色铁青得就像是吃了幻视做的饭,这差点让克林特又亲上队长的胸(真的只是差点),接着队长便一言不发往紧急楼梯间走,看上去他是打算直接走楼梯回房间。

可是队长的房间在72楼的好吗!?

尽管如此,复仇者们也只能跟着队长走了楼梯。

作为队长的好闺蜜娜塔莎,她的确很心疼史蒂夫,也大概能理解他的感受,毕竟大家都能看出来,他们的领袖,美国队长,喜欢他的战友兼搭档兼他们的另一个领袖钢铁侠托尼斯塔克。当然,钢铁侠似乎对这件事毫不知情,毕竟他曾经在史蒂夫拿走他手中第三杯酒后一只手搂着他的女伴如是说道:“嘿老冰棍,不就是一杯酒么,难不成你是想让我空出这只手然后也搂着你咱们来个3P?你脸红什么,鸡妈妈?”

美国队长觉得这样子的话,就很让人头疼了。就比如现在,托尼刚刚才兴致勃勃地告诉他,今年的圣诞节他准备搞个复仇者内部派对,只有复仇者,没有那种像夜店刚出来的衣着暴露的女人(史蒂夫说的),没有堆成山啤酒,也没有掌心炮射西瓜表演,就,复仇者们一起聚一聚,吃吃东西聊聊天看看电影玩游戏最后再拆礼物。托尼说大家都同意了,就只差史蒂夫一个人。虽然复仇者们都觉得平时也是大家在一起吃吃东西聊聊天看看电影玩游戏的,但是想到有令人惊喜的拆礼物环节还是答应了这回事。所以虽然史蒂夫觉得很头疼但是他还是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你的意思总结为言简意赅的一句话就是说,你要在圣诞节的派对上给托尼告白。”娜塔莎直接打断了脸已经红到耳朵尖并且说话结结巴巴毫无逻辑性的史蒂夫。

“啊......是......”史蒂夫慢慢说道,娜塔莎觉得他这样子像极了那种12岁刚有了喜欢的人的初中小男孩。

“你想好怎么说他才会答应你了吗?”

史蒂夫愣住了。

“哦那你就是打算强上。”黑寡妇把右边的头发捋到耳朵后面去。

“噢!不是!当然不是塔莎!我怎么会......”看吧,史蒂夫脸更红了,这让他看上去像个已经可以吃的番茄。噢该死,托尼不喜欢吃番茄。

“那你是打算告白不成功了再强上,但是鉴于你刚刚说你并没有想好要怎么告白,所以你失败的几率非常高,所以我觉得四舍五入一下我可以理解为你要强上,有意见吗?”娜塔莎终于抬起头看了看完全无所适从的队长。

“塔莎......我是来请教你怎么跟托尼告白的。”史蒂夫的脸开始褪去一点颜色,他现在是一个不能吃的番茄。

“噢史蒂夫,甜心,其实你应该对自己有信心,刚才的话是唬你的,以你的甜心长相和这么辣的身材,托尼想不拒绝你都难。”娜塔莎露出一个微笑。

“哦不塔莎,我只是担心他不是......你知道的,托尼他,他从来没带过男伴回来。"史蒂夫认真地对上娜塔莎的脸。

“那就掰弯。”娜塔莎再次露出一个微笑,这个微笑就有点诡异了,她顿了顿“看看,你的翘屁股来了。”娜塔莎眨眨眼,然后她从史蒂夫身体的阴影下让出,可是史蒂夫的脸看起来还是很红。

“现在是早上七点,Boss,”星期五的声音响起,托尼打了个哈欠。昨晚上他在实验室升级了克林特的箭头直到凌晨三点,本来打算要睡觉了,结果想起圣诞节的派对又兴奋得不行,完全睡不着,感觉自己就像是读书时候第二天有汇演的小孩子。托尼翻过身来又翻过身去,无奈之余喊了星期五给他回放了最近三天史蒂夫在训练室格斗、打沙袋时候的视频,史蒂夫饱满的胸肌肱二头肌和灿烂的金发简直叫人挪不开眼,他训练时顺着脸颊缓缓下流的汗水在托尼看来都无比性感(托尼想我他妈真是没救了)。星期五虽然只是个AI,但是她大概都能感受到她的Boss对美国队长的爱慕之情。托尼的确已经喜欢美国队长、他的战友很久了,并且他打算在这次圣诞节的派对上邀请史蒂夫跳舞。如果史蒂夫这个老冰棍不会跳舞的话,我起码可以教教他,托尼这样想,他甚至已经准备好了香槟和波本酒。

史蒂夫当然不知道托尼喜欢他。

托尼当然不知道史蒂夫也喜欢他。

托尼一直觉得,史蒂夫这个上个世纪来的,不食人间烟火的保守派,脑子里大概就只有两样东西——

老友巴基和在训练场上打沙袋。史蒂夫来21世纪这么久了,甚至都不肯使用操作方便的Stark phone,并且吹了两次娜塔莎和神盾局里给他安排的约会,还从不知道哪次起就拒绝参加托尼举办的,声称是“老冰棍社交联谊活动”的各种派对还竭力组织他开任何派对。简直不可理喻,连娜塔莎都猜不到他脑子里到底想的是什么(其实娜塔莎知道)。史蒂夫还永远有最规律的作息,他照顾每一位复仇者,颇有领袖风范。可史蒂夫总爱和自己争吵,从吃饭睡觉和咖啡到战场上听不听指挥,只要自己哪里做得有一点让史蒂夫“不顺心”,他都可以挑出毛病并且和自己吵上一架。虽然这很让人烦躁,但是托尼不得不成承认,史蒂夫太辣了,哪怕是在吵架,这也不能减弱他一丁点魅力,反而会增加。托尼好几次主动认错都是因为他害怕自己会吵着吵着就扑上去吻住史蒂夫的嘴。虽然这是不可能的。

当然,这些事只有托尼的AI,星期五知道,因为托尼觉得史蒂夫并不喜欢他,要是被克林特他们知道了肯定要抓住把柄嘲笑自己很久(事实上克林特他们知道并且不会那样做)。拜托,那可是美国队长,全美的道德标杆,直得就像他们吃饭用的桌子腿,况且他还有一个叫佩姬卡特的初恋情人,史蒂夫怎么会喜欢他这样一个花花公子?

托尼一把抓了抓自己胡乱翘起的头发,擦了擦手上的机油(好像把机油擦头发上了),“好吧现在都已经七点了,好姑娘,爸爸得下楼去给自己充充电才能继续工作,否则我觉得我现在都能睡着了。”托尼说完,便走出工作室。他准备去楼下公共休息室喝杯咖啡才行。(噢拜托,快别提这事,托尼本可以就在工作间就享受美妙的咖啡服务的)他上个月才新买了一台咖啡机,可第二天就被史蒂夫搬走了,理由是咖啡机放在托尼工作室方便了他喝咖啡,但是这回增加他喝咖啡的次数,所以放在公共休息室最合理。

这哪里合理了!?托尼敢怒不敢言。好吧,鉴于他现在已经到了公共休息室的厨房,就让他好好地喝一杯——

史蒂夫和娜塔莎靠的很近,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并且史蒂夫背对着他,宽厚的背几乎挡完了娜塔莎,并且,史蒂夫耳朵很红。

很好,这个足够尴尬。

从娜塔莎脸庞微微鼓起的弧度看来,她好像在笑,然后就要走,而这时史蒂夫好像连脖子都是红的。史蒂夫给娜塔莎告白失败了?哎,谁叫他选这么高难度的目标呢,也难怪。托尼心里想着事,偷偷地摸到了咖啡机跟前。

“托尼?你昨晚又没睡觉?”史蒂夫发现了他,然后他好像在一瞬间恢复了脸正常该有的颜色,接着用食指在托尼眼睛下方的一块区域画了画。

“我升级了克林特的箭头,”托尼加好了咖啡豆,靠在咖啡机上满不在乎地喃喃出这样一句,他微微闭上了眼,好像已经开始打盹儿了。

“那我猜你现在应该没什么重要的事了?托尼,你现在,应该去睡觉。星期五好姑娘?”

“是的队长,粗略计算,Boss从昨天午睡后到现在已有17小时未休息,需要精确到分钟吗队长?”AI的清脆女声响起。

“嘿!你背叛了Daddy!你不再是我的好姑娘了!17个小时不睡觉根本不算什么,这对科学家来说只是家常便饭而已,你这是独裁,队长!”托尼弹了起来,挣扎着拍掉了抓住了他的手臂的,史蒂夫的手。

“当然不算什么,但我依然认为你现在需要睡觉。”

“鸡妈妈,你管我的,你现在应该去找娜塔莎!”托尼喊道。

“什么娜塔莎?”史蒂夫满脸的疑惑,“你认为......什么?不是,当然不是托尼,怎么可能,我和塔莎只是......”

“得了吧,队长,你脸红了。”托尼不怕死地伸出手去戳了戳史蒂夫的脸,烫烫的。

“我......”史蒂夫结巴了几句,“就,托尼,去睡觉。”

“不可能的队长,我的咖啡就快好了,啊————放我下来!!!!塔莎!!!!!救我————我又不是一袋米为什么要这样扛着我!!!???”

“如果你想把浩克宝宝喊出来的话,托尼,我劝你现在就闭嘴。”史蒂夫打断了托尼如同土拨鼠一般的尖叫,然后扛着他用最高权限打开了托尼房间的门。

............

“你等等,”托尼在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濒临睡着的时候向身旁抓了一把,然后顺利抓到了史蒂夫的裤管,“下周,下周就是圣诞节了,队长。”

“嗯,我知道。”

“你想好送大家什么礼物了吗?”

“嗯。”

“希望我的不会是一件老土到爆的格子衬衫。”

“当然不会,托尼。另外,格子衬衫不老土。”

“好好好,以你的审美,的确不老土。”托尼弯了弯眼,盯着史蒂夫。

“睡吧托尼,晚安。”

“已经是早上啦,队长。”

“那早安。”

“Boss,今天是平安夜,我们的采购日了,你需要在今晚和其他复仇者们出门采购,鉴于我们5点开始晚餐,6点出门,我建议您......”

“Mute,好姑娘,爸爸想睡觉,就,去他妈的采购,”托尼把被子迅速扯过头顶,“等等好姑娘回答我,今天是采购日了!?”

“您还记得您刚才说了mute吗?今天的确是采购日,”电子音从头顶传来,“罗杰斯队长已经在门口等了32分钟15秒,他正在考虑使用最高权限。”

“Shit,我忘记了。”托尼一个翻身坐了起来,他的被子滑溜溜的,随着他突然坐起的动作顺着床沿掉到了地上。

“恩......托尼?你还是先穿个衣服好吗?”史蒂夫一进门一进门就几步走上前捡起他的被子盖在托尼身上,“旺达已经在做饭了,6点我们要出门采购食材和一部分礼物,记得吗?”

“当然,当然没忘。Mute,好姑娘!我......你能帮我拿一件衣服吗?衣柜最左边门第三层,对对,从上边数......里面应该有一件灰色的卫衣?我记得佩铂是放在那里,噢谢谢。”史蒂夫把卫衣甩了过去,刚好落在托尼手上。他顺手拿了一条深灰色的休闲裤放在托尼床边,又多嘱咐了几句就离开去厨房帮忙。

“所以我们现在是要选择出门选购的搭,嗝,档。你们是要想抽签还是自由组合?嗝。”克林特听起来吃得很饱,他一直在打嗝。

“自由组合。”几个声音懒懒地响起。

“我和博士。”娜塔莎率先开口,真难得。

“我们加上克林特?”博士拍了拍克林特的肩膀问娜塔莎,得到了红发女特工的一个微笑。

“我和我哥,”这下是洛基开口了,“就我们俩。”

“我觉得山姆可以和旺达一起,因为幻视说他想要留在大厦里做卫生打扫,同意吗旺达?”娜塔莎朝旺达眨眨眼,旺达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点点头,“那么现在的话,”娜塔莎又顿了顿,“就只剩队长和托尼了,等托尼出来了,你就给他说说情况,然后和他一起去吧,行吗史蒂夫?”

“嗯......好吧。”史蒂夫朝准备离开的一行人招了招手,就一屁股坐在了休息室的沙发上。当时大家才吃过饭,结果托尼又一溜烟钻进实验室里去了,说是娜塔莎的寡妇蛰的电流还需要一点调试。可现在已经快要7点了,大厦里除了他和托尼就只剩下幻视。

“队长?你怎么还不走?”托尼应该是已经把自己整理好了,他换上了下午史蒂夫给他拿的灰色连帽卫衣和那条休闲卫裤,穿了一双普通的板鞋,衣服领口夹着衣服黑框墨镜。嗯,难得的低调打扮。史蒂夫一直对托尼叫他队长这件事耿耿于怀,他觉得大家一起工作这么久了,托尼愿意喊克林特“小肥鸟”,有时候会喊博士“浩克宝宝”,甚至敢叫娜塔莎“塔莎”,他就是不愿意叫自己史蒂夫,一直死死咬着“队长”这两个字不放。

“大家都走了,只剩我们了,”史蒂夫伸手抹掉了托尼右侧脸颊的机油,那大概是他用手背抹脸的时候蹭上去的,“幻视说他要留下来做清洁,他想自己把我们的大厦打扫干净。”史蒂夫加重了“我们”这两个字,加上他刚刚摸托尼脸的动作,让托尼不自觉地往后缩了缩。

“噢这样啊,那我们现在可以出发了?坐我新买的那辆红色的?我可喜欢它了,很好看不是吗,那可是辆全球限量的特斯拉,我当时买的时候可......”

“坐我的哈雷,托尼。”史蒂夫打断了托尼剩下的话。

史蒂夫现在正在给托尼戴头盔,他的样子太笨拙了,好像从来都没带过摩托车头盔一样,一个劲儿把头往里塞,史蒂夫实在看不下去,解开卡扣放在托尼头上轻轻转动了几下就给他带了上去。

“队长,你说你这个摩托车,嗯,哈雷,没有安全带的,我会不会死?”托尼已经扳下了面罩,这让他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不会,它会保护好你的头。史蒂夫轻轻敲了托尼的头盔一下,然后整理好自己跨上哈雷,“走了。”然后他扭动了动力开关。这辆哈雷的动力很足,启动的时候发出很大的“轰———”的声音,然后它像一匹健硕的野马冲了出去。惯性让托尼不得不向后仰,史蒂夫骑得有点太快了,他有点害怕,耳边都是风略过头盔发出的呼呼声,史蒂夫那件夹克被吹得猎猎作响,他下意识保住了前面的人的腰。

“该死,队长,你能不能——就,骑慢一点,”托尼朝前面大声喊道,“我又不是什么爱好刺激的年轻小姑娘,我是个老年人,而且心脏不好,老冰棍儿——就,慢点不行吗!?”托尼感觉这车就像不被控制似的快,让人心里慌得很,他紧紧抱住史蒂夫,把脸贴在他的背上,史蒂夫宽厚的背成功过掉了一大半的风。他觉得自己尽管是隔着头盔和衣料都可以听到史蒂夫有力的,“咚咚,咚咚”的心跳声,他的手指能摸到史蒂夫衣服拉链的边角,金属质感触手可及,好像史蒂夫本人一样。托尼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得挺快,心里好像被塞了一团棉花一样,软软的,然后又有什么东西在里面“嘭”地炸开,点燃了那片棉花,烧得火光艳艳。

史蒂夫终于肯减慢一点速度,周围的景物路过的速度都减慢了许多,他侧着身子从后视镜里向眯缝着眼睛的托尼正色道,“我可没搭过什么年轻小姑娘。”然后他飞快地回过头,认真看路。

托尼再次觉得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他干干地眨巴两下眼睛,睫毛扇了几下,然后喃喃地开口,“噢是嘛。”他觉得自己的脸好像红了。托尼有些挫败,曾经纵横情场的花花公子竟然因为一个上世纪老年人的一句话脸红,这太丢人了。而其实托尼的表情史蒂夫在后视镜里都能看到,而且他明显感觉到背后那片小小的额热源不安地扭了几下最后归为平静。托尼哈出的热气打在他的面罩上,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汽。

“到了,托尼。”史蒂夫让托尼先下车,结果一转头就看见托尼正在艰难地扯着头盔。

“队长,我这好像卡住了。”托尼眼睛那块地方被头盔下巴出的棉垫挡住了,他胡乱扯了扯史蒂夫的衣服,做出一副要被憋死了的表情。

“这个卡扣你都没打开的啊,我给你戴的时候你没注意?笨。”史蒂夫“咔哒”一声解开了卡扣,然后把头盔提了起来,这个动作同时带起了托尼走之前理好的头发,一缕一缕悬在空中又在头盔彻底离开后耷拉了下去。史蒂夫伸手挠了挠托尼的脑袋给他吧蓬松的头发重新弄好,然后开口,他的表情有点窘迫,好像准备说什么大事。“托尼,我们都认识好久了对吗,别总是叫我队长,叫我史蒂夫,好吗?”

“......史蒂夫?”托尼猛地吸了一口气,冷气管入鼻腔,他打了个激灵。

“嗯。”史蒂夫又露出了笑脸。

“其实我的东西在上周都买完了,”托尼从货架上去下一大盒蓝莓干,顺手丢进已经岌岌可危的购物车,“我现在已经没什么要买的了,你呢,队......史蒂夫?”

“我还差......克林特的鞋,旺达的泰迪小熊,呃,我还打算给皮特买一台新的相机,不知道他今年会不会来,哦,还要给巴基买一条围巾。”史蒂夫掰着手指说。

“啊?巴基?”托尼看向史蒂夫。

“我总觉得他好像还在,想留点什么给他。都怪我当时没抓住他,如果我......”

“你竟然因为这个还自责到现在?得了吧,巴基他不会怪你的,这不是你的错,要是你想怀念什么,你......”

“等等,”史蒂夫打断了正在安慰他的托尼,拿出了手机,“克林特他们打过来的。”

“嘿,队长?你和铁罐儿被踩死了?”史蒂夫这边的大卖场很吵,而克林特那边感觉人很多的样子也闹哄哄的,虽然他有四倍听力,但也觉得杂音很多。

“我们还在买东西,”史蒂夫看了眼还在一个劲往购物车里堆东西的人,“我还没买完。”

“托尼竟然买完了?”电话那头换了人,有点吵,但这次听起来应该是佩铂,“吾友钢铁之人为吾与洛基准备了何......”

“斯塔克先生?你和队长什么时候才回来啊?”

史蒂夫有点烦躁,电话那头很吵了,接电话的换了好几个,皮特也掺和进来,每次他刚准备说话就被打断。

“托尼在买零食,他没什么礼物需要买了,只是我还......”

“史蒂夫我再去拿个车。”再次被打断。两人面前的购物车已经满满当当,电话那头依然是叽叽喳喳,好像大家都忘了这头还连着线。

“托尼,”史蒂夫的脸沉了沉,他在尽量控制自己的音量不要太大,“你已经没有需要买的礼物了,对吗?零食可以叫星期五帮忙,好吗?”

钢铁侠好像是没有听出史蒂夫语气里的不满,低着头忙着装东西,“难得我自己来一次。”

“托尼斯塔克。”这一句搞得史蒂夫电话那头都突然安安静静了,托尼的动作也跟着停了下来,“我来的时候骑的是哈雷,不是军用重卡。大家都来了,全部在大厦,等我们。而你现在,大家就是在等你一个人。你这样的话我还要怎么给大家买东西?你想运货,大可回去开你那辆,限量版红色特斯拉,托尼。”史蒂夫最后两个字咬得很紧,他直直盯着面前的小个子。

“我难得跟你出来一次,就这么不受待见?这次是我从10岁之后,第一次在平安夜和别人出去采购,行吗?”托尼说话的时候顿了顿,瞪着史蒂夫。

“这不是你不考虑别人的理由。就,把你现在手上的东西放下,零食我们已经够多了。”

托尼眼睛里残存的光一闪即去,他的确立刻放下了手里的铁皮饼干盒,丢在车里发出“铛”的声音,同时他也松开了握住推车的手,头也不回地挤入了拥挤不堪的人群,随即消失在史蒂夫的视野当中。

“队长?”娜塔莎在电话里试探地说,“你不去追?”

“我把东西买完。”

托尼这时戴上自己的墨镜,跑出了大卖场,突然间的寒冷让他打了个喷嚏,脚刚刚碰到最后一集楼梯后是一团积雪,“吱呀”一声被托尼踩出一个灰灰的脚印。他顺利地拦到一辆车,回到了大厦。他没走大门,隔着大厅的玻璃他都能看都室内暖洋洋的灯光。有人买了很大一棵圣诞树摆在大厅中间,上面还挂了彩灯,彩球,圣诞老人玩偶,树下堆满了礼物。空中悬浮着的一片片小雪花应该是洛基制造的魔法效果,嗯,这家伙难得做一件令人欣慰的事。托尼深吸一口气,走了后门,那可是他的秘密通道。托尼觉得他现在只想去工作室冷静一下,哦,他的礼物还没拿下去呢。他给娜塔莎办了曼哈顿高级美容会所的黑金年卡还买了一整套新出的口红套装,在克林特新做了一副箭头,给旺达准备了一部还未上市的Stark phone,皮特的是一副新耳机......他没有给史蒂夫准备礼物。他本想在派对上邀请史蒂夫跳舞来着,在大厦顶楼的天台上,有香槟,有波本酒,有星期五的音乐,还能看到布鲁克林区上空的星星。可是他把这一切搞砸了。想到这里,托尼手里的电焊枪歪了一下。

“笨笨?帮爸爸把这些礼物送下去好吗?嘿慢点亲爱的!”托尼把礼物对上了笨笨的机械臂。

等史蒂夫买完所有的东西时已经接近9点了。他一个人骑哈雷回大厦,骑得飞快。

“队长!你终于回来了。”克林特把目光从他正在铺的公共休息室的地毯上面移开了几秒,“不幻视!快从厨房里出来,你会炸了它的!来帮队长拿东西!”面前的史蒂夫几乎被他抱着的那个巨大泰迪熊挡完。幻视接过史蒂夫手里的东西飘去了楼下。

“索尔,你看到托尼了吗?”史蒂夫拍了拍坐在地上聚精会神吃着鸡腿的雷神,走近的时候他差点被喵喵锤绊倒。

“唔......”雷神吮着手指,“吾友钢铁之人,似在楼上。”他指了指托尼工作间的方向,“你与他发生争执了吗?”

“嗯......算是吧。谢谢你,索尔,记得告诉大家我们都回来了。”史蒂夫转身去了楼梯间。

“Boss,罗杰斯队长正在向工作室靠近,预计1分54秒到达。”星期五提醒托尼。

“操,我得去地下车库。不要告诉他,最高权限也不行!”托尼赶紧放下手里的六角螺母往他的秘密电梯跑去。电梯门刚刚关上,史蒂夫就到了工作室门口。

“好姑娘?”史蒂夫开口。

“我在,罗杰斯队长。”

“托尼不在这?”他打开了工作室的门,然后看到一颗螺母在地上铛铛地滚,最后停在他的脚边。

“如您所见,队长。Boss的位置为加密内容,您的最高权限无法覆盖。”

“噢好吧,谢谢你,好姑娘。”史蒂夫捡起那枚螺母,放回托尼的工作台上,转身离开。

“很高兴为您服务,队长。”

史蒂夫后悔了。他当时是有些气,加上喧闹的环境以及多次被人打断说话的烦躁心情让他看上去不那么的,呃,和蔼可亲(其实是很凶了)。但是他的本意不是那样的。他本来想今晚给托尼告白。他毁了这个珍贵的夜晚。托尼现在一定很生气,因为自己除了战后会议以外从来没用那么不耐烦的语气和他说话,今晚还是平安夜。史蒂夫头疼地下了楼,兴许托尼已经去了公共休息室呢?这会大货都在那。

可是这时候大家的派对已经开始了,娜塔莎穿了一条很称她头发的红裙子坐在调酒台同博士说笑,寇森也来了,坐在沙发上和克林特听着山姆讲他无聊的笑话。佩铂应该是临时有事先走了所以她人不在这里。还有索尔,在和幻视、皮特比赛打电子游戏,洛基和旺达在一旁看,显得有些无聊。

没有托尼。史蒂夫有点懵,托尼去哪了?难不成是开着他那辆特斯拉去找佩铂了?等等。红色特斯拉?史蒂夫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不顾背后寇森“队长来喝一杯啊!”的招呼冲去了电梯间,他要去地下车库,托尼一定在那里。

电梯发出小小的“叮”的声音,稳稳停在了地下车库。门安静地打开,车库里的灯很亮,史蒂夫眯了眯眼,他更确定托尼在这里了。然后他就在离电梯门大概七八个汽车出看到了托尼——

他正撅着屁股趴在他那辆亮红色特斯拉的引擎盖上摆弄着什么。托尼换回了他平时的衣服,一件黑色的背心,一条黑色的长裤。背心下摆稍微卷起了一点,随着托尼向前趴的动作还在慢慢往上缩,露出了一截皮肤。车库开了暖气,托尼应该不会觉得太冷。史蒂夫安静地站在离托尼不太远的地方,安静地看着托尼,他好像准备给这个车安装个什么装置上去,正在比划着什么。

“托尼,我......”史蒂夫小声地开口。托尼显然被吓了一跳,迅速转过身来盯着史蒂夫然后身体往后靠。防备的动作。“今天我不是那个意思,托尼,对不起,我......”

“得了吧队长,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我不需要你的道歉,快收起你的那一套。”托尼偏了偏头看向史蒂夫,就好像是早就准备好了台词的一般说出这句话。

“不,托尼,我向你道歉,我本来应该理解你的心情的,我只是有点烦躁并且,并且太着急想要......”为大家考虑。史蒂夫没有说出剩下这几个字,因为他知道托尼肯定又要炸毛。

“想要什么?回家参加排队吗?你根本就不了解我,队长,”托尼盘腿坐好,用双手撑在身体两侧的引擎盖上,身体微微前倾,“我第一次去大卖场采购,是在我10岁那年的平安夜,玛利亚带我去的。我跑到五金区,拿了电线,电路板,几个扳手套装和一大堆零配件,我想快点做完我的小发明。玛利亚希望我能买一些普通小孩子喜欢的玩意儿,我和她吵了一架,然后我冲出了大卖场,用身上还有的钱打车回家。玛利亚告诉了我老爸,她对我很担心,而霍华德就只说了一句,‘你管他呢。’你可能体会不到这对一个10岁的小孩来说伤害有多大。然后从那次起,我就再也没有参加过任何大家出门购物、采购的活动。那对于我来说太过于浪费时间,而对于霍华德来说我就是一个不需要关心的人。”托尼斜着头看着史蒂夫。他的眼睛甚至都红了,史蒂夫觉得那里好像已经有了什么液体在闪烁。托尼声音有些颤抖却表现得满不在乎地说完,却忍不住在这之后小小地抖了一下,他吸了吸鼻子,“后来霍华德,你的老朋友就死了,车祸。出门前才和我吵了一架。他好像从来都没有关心过我,在意过我,可他最终还是在意我的。可他从来没有问过我的事,不论大小,连我第一次做出来的机械引擎他都不屑于看一眼。贾维斯,噢贾维斯还在时告诉我,我刚出生时霍华德抱我就像抱了个超大的震动棒(贾维斯发誓他不是那么说的)。然后就是今天了,我和你出去采购,过了30年了,你却像霍华德那个老头子一样吼我,你们果真是兄弟,”托尼又顿了顿,“不过现在想来我也没那么在乎。”

史蒂夫的大脑这是似乎有些停转了。托尼是怎样带着一种半开玩笑的语气说出这样令人心碎的话的?他为今天晚上说出的话感到无比自责,他愿意付出一切代价收回那几句伤害面前这个人的话。而目前史蒂夫志向张开双臂把面前这颗毛茸茸的脑袋塞进自己怀里。

“托尼,的确,霍华德他很在意你,我们也是。”

“大家都这样说,你没什么不同的。你走吧。”托尼朝史蒂夫摆摆手。

“听我说完好吗,就,”史蒂夫直直地杵在原地,“霍华德他很爱你,因为你是他唯一的儿子,天才,伟大的慈善家,复兴斯塔克集团的企业家,拯救地球的钢铁侠,如果你愿意,我再加上花花公子。”

“当然。”托尼露出了一点微笑。

史蒂夫这是上前一步走到特斯拉面前,和让他和托尼的距离更近了,托尼不得不直起身子,“在大卖场。我只是太着急,我没有想要伤害你的意思托尼,我并不知道刚刚你说的这些事,谢谢你告诉我。但是我还想说的是,在这之前,我和你吵架,对你管东管西,也并不是因为对你有什么不满,我只是希望你能多注意身体,呃,作息规律,”史蒂夫紧张地咽了咽口水,“今天的事太突然了,和我的打算完全不一样,我,我关心你不仅是因为你是霍华德的儿子,还因为......

我喜欢你,托尼。”史蒂夫抬起头,刚好对上托尼的眼睛。

托尼觉得自己突然“咯噔”了一下。

“不是战友的那种喜欢,是,是想......抱歉托尼这太超过了,我不是,我吓到你了吗抱歉我只是想,”史蒂夫觉得这尴尬极了,他的脸好像都要烧了起来,托尼明显被吓坏了,他是直的,这只是因为自己意识过剩才......史蒂夫有点想离开了,他也不想让托尼难堪。

“噢史蒂夫,我不知道你,”托尼看起来无比惊讶,但是他还是一把拉住想要逃走的,史蒂夫的衣袖。这是他才注意到现在史蒂夫穿的衣服,是一件冷灰色的毛线织衣,看上去应该是娜塔莎的眼光,颜色和今下午自己穿的那件卫衣颜色很相近,还有一条黑色修身长裤,衬得他的那头金发格外灿烂温暖。他一把把史蒂夫拽了回来,然后坐起来上前一步跪在车盖上扭过史蒂夫的头。

史蒂夫有一瞬间的愣神,然后他感觉托尼吻了他。

戳我

 

大概过得有十分钟,史蒂夫才把自己退出来,他要把托尼抱回去清理。刚才他把托尼的衣服裤子都毁掉了,大家都太热,现在突然冷下来他担心托尼着凉便把刚才丢到地上的毛衣拿起来抖了抖给托尼摊上。这家伙都快虚脱了。史蒂夫又穿好裤子,皮带也从中间被扯坏没法系。他看了看时间,马上就要12点了,他打算先把托尼抱到公共休息室去喝点水,托尼刚才可是用了12分的力气在叫,不喝点水明天嗓子该哑了。于是他把托尼打横抱起走到电梯间按了按钮。

电梯内是有灯光的,可当门打开的时候外面一片漆黑让史蒂夫下意识按亮了电梯门外的电灯按钮————

除了他们以外的复仇者,加上洛基,皮特和寇森探员,所有人都围坐在小小的电视机面前看着电影。然后这时所有人都抬起了头。空气安静得只能听见寇森倒抽气和克林特隔着衣服上下在给寇森顺气的声音——

史蒂夫光着上半身,胸肌腹肌上布满了星星点点的吻痕,腰侧有像蜘蛛网一样的抓痕,肩膀还有被人咬过的痕迹;他的皮带堪堪地挂在拉链都没来得及拉的裤子上。而托尼几乎更糟糕,他浑身上下就只套了一件史蒂夫的毛衣,刚好遮住屁股,但还好的是他被史蒂夫抱着,但他大腿上的指痕依然清晰可见。

娜塔莎指了指他们脚下克林特今晚新换的地毯,托尼腿间有东西流了出来,粘稠的成块团状流了下来滴在上面。

史蒂夫和托尼明显忘记了今晚是他们各有打算的平安夜,并且在12点之前复仇者的惯例是看电影。

“呃……”托尼张了张嘴,他的声音听上去就像是一只叫了一整天的公鸭子,“圣诞节快乐,伙计们。”

当然,复仇者今天晚上是很快乐,他们收获了很多高质量的礼物。

美国队长和钢铁侠也是。虽然没有什么礼物,但是他们之前得到了一个高质量的男朋友。







心好累啊


评论(21)
热度(190)
  1. 静水忧悒沧笙踏歌荷莱 转载了此文字
©荷莱 | Powered by LOFTER